园滚滚的米虫

立个flag。如果这一次活动捞到龟甲,就开一个龟甲痴(bian)汉(tai)和审的幼儿园车的短文。
王点踩吐了也没龟甲的我今天也很绝望🙃

我怀疑我e4根本没有实装龟甲,千战没有龟影我也很绝望!😑😑😑

【刀剑日常】刀剑狼人杀(1)

突发奇想的脑洞
严重ooc,小白文笔
cp很混乱,自己找糖吧
—————————————————

某年某月某日晚上的本丸

婶婶不在家,无聊至极的刀剑男士们决定玩狼人杀。

参与者有:

提议玩游戏的笑面青江
觉得提议很有趣的鹤丸国永
婶婶不在家就无事可干的近侍山姥切国广
听说要玩游戏就去找人的博多藤四郎
原本只是喝茶后来接受博多邀请的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
过来找弟弟的一期一振
和哥哥一起来的五虎退和药研藤四郎
被鹤丸拉过来的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
纯属路过决定加入游戏的石切丸
和原本就躺在地上懒得动的明石国行

以上,13刃参上。

【第一晚】

石切丸:我是上帝视角呢~那么,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睁眼的四位狼人很快就确定了同伴,呃,除了夜视力不怎样的太刀鹤球君用时长了一点。


石切丸:请问你们要击杀谁?

夜视力不咋的鹤丸毫不犹豫的正确指向了不远处被夹在他两个狼同伴中间的一期同学。
药研:....
博多:目瞪口呆.jpg
笑面清江就笑笑不说话,顺手也指着一期,确认杀他。

石切丸:确认完毕,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昨晚死的是他,你要救吗?

小狐丸看看石切丸指的一期一振考虑了下,决定不救。

石切丸:你有一瓶毒药你要用吗?

石切丸话还没说完,小狐丸就指着自己正前方的鹤丸,微笑确定毒杀。

石切丸:好的,女巫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你今晚想查验谁的身份?

等了半天也没见任何人睁眼的石切丸刚想开口催促,就见明石连眼皮都没睁就顺手指了一下自己身边的烛台切光忠。

石切丸:...
石切丸:他的身份是...
拿出来一个写着好字的纸牌,明石勉勉强强的睁眼看了一下。

石切丸:预言家请闭眼,猎人请睁眼确认身份。
猎人三日月微笑的对着石切丸挥了挥手。

石切丸:猎人请闭眼,白痴请睁眼确认身份。
就见山姥切一脸郁闷的把披风扯得更低了一点,遮住了眼睛,朝石切丸点了点头。

【第一天白天警长竞选】

石切丸:好的,天亮了。竞选警长开始。
警上竞选的有烛台切光忠,三日月宗近,压切长谷部,小狐丸和笑面清江。
警下没竞选的是五虎退,明石国行,一期一振,鹤丸国永,博多藤四郎,药研藤四郎和山姥切国广。

石切丸:好的,请Hsb桑先开始发言。

HSB:我是女巫,昨晚我撒毒了主人的近侍山姥切,过。
被被:........
众刃:红红火火恍恍惚惚2333。

第二位发言的是烛台切光忠。
光总:不对啊长谷部,我才是女巫啊!昨晚明明是我请了你吃牡丹饼啊!
HSB:卧槽,你这个用心歹毒的家伙!我#@€$%……!


石切丸:好的,我们现在已近有两位女巫互掐了,接下来请小狐丸发言。

小狐丸:……
小狐丸:其实我才是女巫……
小狐丸:……好吧,其实我不是女巫,可是我真不愿相信前面两位逗比是女巫∠( ᐛ 」∠)_。

接着发言的是笑面清江,他手持一个pikapika的金色特上刀装,感觉有些神棍的道:我是预言家,昨天我查杀了三日月殿,很抱歉,他是狼。明天我打算验一下我边上的鹤丸殿,因为以他的性格不上警搞些事情,说真的我真不信。第二个警徽流就留给两个女巫里面的一个吧,警徽到时候看情况给。

鹤球:呵呵~

石切丸:哦,我们第一位预言家报了个查杀,会不会有第二位对跳身份呢?

最后发言的是三日月。

爷爷:哎呦,真是不好意思,可是我才是预言家,昨天我查了一期殿,是一个好人。今天白天是出不到我们两个里面的人了,谁是预言家要晚上狼来用刀解决,我们的身份就一目了然了。本来我明天想查山姥切的,可是他有可能被毒了,那么下一个就查小狐丸殿这个划水的吧,警下查五虎退吧。

石切丸:好的,竞选发言完毕。没有竞选的玩家请投票!

警长竞选投票结果

投票给笑面清江的有鹤丸国永,山姥切国广,博多藤四郎共三票。
投票给三日月宗近的有药研藤四郎,一期一振共两票。
弃票的有明石国行和五虎退。

笑面清江当选警长,微笑着接过了那块金闪闪的警长徽章。
清江:暖乎乎的~

石切丸:恭喜清江先生了。现在我宣布,昨晚死亡的是一期殿和鹤丸殿。死亡不分先后,请二位留遗言。

鹤球:哎呀,是和一期一起下去啊~那还是可以的。另外,其实我是不认清江这个预言家的,给他投票只是因为我在他警徽流里,为了证明我不怕验所以才给他投票的。我是站三日月殿的,因为他的状态很好,不像后置位被前置位查杀,被迫起跳的。我是好人哦~

一哥:虽然这样说有些失礼,可是我感觉我和鹤丸殿您不是同身份的,所以我们两个出局大概是个平衡的局面。您的言行不一,投票给清江殿可遗言说信三日月殿,我觉得还是投票事实重于遗言。另外,我确实不确定谁是预言家,可我觉得给清江殿投票的几位的队伍有一些奇怪,所以现在我还是相信三日月殿是预言家。我是好人,三日月殿,弟弟们就拜托您照顾了。


石切丸:好的,遗言结束,第一轮流放讨论开始。

啊啊啊,大概三十锻出了父亲大人啊啊啊!近侍小幸运真是好孩子,婶婶我最近最想要的就是小乌丸了!再一次感谢刀剑乱舞这个对非洲人特别友好的游戏,婶婶爱你们一万年!

新年单抽出奇迹。这是我的生日礼物,学长我爱你!(づ ̄ ³ ̄)づ
制作人们,新年快乐!

没有白起老公的SSR,可我还是命定的白夫人 (*^▽^*)
今天出手做了老公主题的手链,起名「Wind & night」,希望今后的每一个夜晚都会有一阵暖风吹起我心中藏着的那一地银杏叶。

关于公主的骑士——白起

如果我有这样一个骑士,即便他不能和王子一样给我繁华似锦,我也愿意和他浪迹天涯。

🌪白起的黑色耳钉:

#不!是!车!!#
#关于白起#
#个人感受 有可能会得罪各位太太#
#文笔不好,勿喷#


以前我看过一句话“保护公主的是骑士,但是最后公主选择的是王子。”  


他。白起。一位武警。


我躲过了周暖暖的撒娇,许撩撩的微笑,甚至逃过了李怼怼的嫌弃,最后我还是栽在了白起的黑色耳钉上。


有时候我在想,公主为什么选择的是王子,而不是骑士呢?有一天,我想通了,公主在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骑士在公主的身后,下雨了就举起盾牌为公主挡雨,箭来了让公主跑,自己为她拖延。他们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
我在想,如果我是公主我为什么不转头回去看看那个保护自己的人呢?只不过是没有机会罢了。


白起就是保护公主的那个骑士。


我是一个喜欢拥抱别人的女孩,如果,拥抱白起,相信每一个女孩都会倒了温柔乡了出不来,的确,他是安全的代名
词。
之前有看过几个太太画的图,在每一次执行任务后,他总会第一个打电话给公主,哪怕是遍体鳞伤,也要用最温柔的声音给公主报自己的平安。
我知道他的微笑没有许墨的那么撩,没有泽言的那么邪魅,更没有周棋洛那么阳光温暖,但我知道他的微笑是在擦去嘴角边的血,挤出来的,只是为了让你放心。


希望每一个公主能转身抱抱自己的那个骑士,哪怕他是你的爸爸

为了白起打算买一条银杏手链,可没有看得上的款式,结果钱包大出血的买了一大堆材料。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白起的老婆绝不认输!_(:3」∠)_

一发入魂!终于有老公的SR了!学长我宣你!(づ ̄ ³ ̄)づ